{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手游托吧 » 正文

爱,就给彼此完整的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4:31:42  

  再不要妈妈了
  
  从记事起,我就没有见过妈妈的样子,那个年轻帅气的许森告诉我,妈妈去了遥远的地方。
  
  我就是年轻的许森他那个6岁的女儿。
  
  他对我好,几乎是溺爱。但每当看着别的小朋友一手牵着爸爸、一手牵着妈妈的样子,我还是不由得羡慕。当我追问我妈妈去的地方在哪儿?他都会说,那地方很远很远,要走很长的路。我说,为什么不坐飞机呢,还有火车汽车?他总会说,那里太偏远,不通车,更没有飞机。结果,我就哭了。我说:妈妈是不是永远都回不来了?他搂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我说:许小木,有我在,这不是一个家吗?
  
  我第一次看到他眼角的泪,顺着那英俊的面孔滴在我的脸上、嘴里,很苦很涩。我停止了哭泣,用小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摸着他的脸说:爸爸不哭,我再不要妈妈了。他把我搂得更紧,泪水流得更多了,竟嚎啕哭出声来。我明白,提起妈妈,让他伤心了。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起妈妈。
  
  那年我6岁,他才24。
  
  他是不是也想着妈妈
  
  那时,只有我们两个。除了他,我没有见过其他亲人,比如爷爷奶奶、姑妈姨妈、叔叔伯伯,我的世界里只有他。
  
  他不提,我也不问,我怕,问到这些问题,他会如我一样大哭起来。
  
  我们居住的房子,是租别人的,每个月末,都会有位叫王英的姐姐敲门来收钱。尽管这样,我上的幼儿园却是最好的。
  
  他整天都很忙,我上了小学,每天早上,他总是早早起来,弄好早餐,把我送到学校门口,然后骑车离开。有时晚上他有事,就拜托王英来接我。王英很喜欢我,总是带我去买东西,吃肯德基,然后亲我的小脸。每次,她也会给他带些,但他都红着脸,不接受;要么接受,就拿钱给她。她每次都笑着不接,所以他只能时常帮她做些力气活。有时,我感觉王英很亲切,尽管长得不那么漂亮,但她有时给我如妈妈一样的感觉。我想,王英一定是喜欢上他了,可他每次都好像不知道的样子。
  
  有次,王英问我妈妈长什么样,我说不知道。她一脸失落,喃喃自语地说:他,一定只想着你的妈妈。
  
  上二年级,我算数学题的时候,算到他18岁那年生了我,那该是早恋吧,他真是个年轻的爸爸。
  
  那年,我8岁,他26。
  
  你再给我找个妈妈吧
  
  小学三年级时,学校为外地学生办户口,前提是,学生的父母必须有一方是本地人。
  
  他很着急,我问他怎么了,他不说话,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抽烟。
  
  一天临睡前,他一本正经地说:许小木,如果我结婚,你同意吗?我不假思索地喊:同意。他摸着我的头说:那也要有人愿意给你做妈妈才行啊?
  
  我突然很为他担心。有时我想,如果没有我,以他的相貌应该很容易找个人的,是我拖累了他吧。
  
  但他还是结婚了,很快的速度,很简单的仪式。他只是请了几个相熟的同事吃饭,然后给我买身漂亮的衣服,就完事了。不过,我还是高兴,他娶的人,最终还是王英,我喜欢的人。
  
  王英很开心,我想,我也有一个完整的家了。当天晚上,我自然爽快地喊了王英妈妈。看着她把我搂在怀里,他也笑了。
  
  那年,我10岁,他28。
  
  许小木,我只要你
  
  幸福总是短暂,两年过去了,我隐约感到家里紧张的气氛。尽管他们都对我很好,尽管他总在我面前装着开心的样子,但他们夜里小声的争吵还是让我听到了。
  
  有一次,我放学回家,他不在,而她躺在床上哭泣。她看到我,抓着我的手问,小木,你不希望有个弟弟妹妹吗?
  
  我沉默地点头,她狠狠地说:你爸爸一定还忘记不了你妈妈。他,为什么就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呢?然后她又哭了。
  
  我想我一定要帮助他们,我不能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几天后,他去学校接我,我说,我想要个弟弟妹妹。他吃惊地看着我,然后沉默。回到家的时候,他说:许小木,我只要你。当别人都把你抛下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无论我做什么,我都只要你。
  
  没想到,他竟一个人去了医院,做了手术,彻底死了她的心。那天,她哭得天昏地暗。
  
  初一那年,我在学校门外遇见一个女人。30多岁,珠光宝气,很漂亮。她追上我问是不是许小木,我问她是谁,她说是他的朋友,她说话很温柔,人也特别亲切。她说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很多都是我不记得的。我想了解这些事,也就信了她,但她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只是每个星期来看我几次。
  
  这个秘密,没过多久,被接我回家的王英和他看到了。她回家责问他,他很慌乱,手足无措,但最终没有做任何解释。王英没有再哭闹,只是平静地收拾起了东西。他们离婚了。
  
  他带着我搬了家,我想这一切也许都是因为我。那个阿姨,他呵斥我以后不许再见。
  
  那年,我13岁,他31。
  
  我到底是谁
  
  后来,那个阿姨又寻来了,一脸小心翼翼。他当着我的面,大声地对她吼叫,是我从未见过的愤怒。
  
  尽管离婚了,王英依然偶尔来看我,她告诉我,那个阿姨是我的妈妈。我不小了,隐约可以猜出其中的端倪。
  
  他还是向我坦白了。他说,来找你的阿姨确实是你的妈妈,只是在你6个月时抛弃了你,而今,回来寻你。最后,他低着头说:许小木,你不小了,自己决定要不要跟她走吧。她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
  
  我果断地拒绝了,没有一点犹豫,我说:抛弃我的妈妈我不要。我又说:我只要你,谁也不要。他拍着我肩膀,我站起来,个子已经差不多够到了他的下巴,他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他说:许小木,就是任何人都不要你,我养着你。
  
  我再也没有理那个女人,她来一次,我躲一次。最后一次,她把我堵在学校门口。她拉着我,我挣脱着,把她推倒在地。她的高跟鞋碰到路边的花坛,试图站起来,最终还是倒了下去。我停下,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她不顾围观的人,哭着冲我喊:小木,你不能再和他一起生活了,他不是你的爸爸。
  
  我一瞬间傻掉了。这个世界混乱了吧,如果他不是我爸爸,那他是谁,而我又是谁?
  
  我最终坐在了那个女人的对面听她解释。她告诉我其实他是我的哥哥。他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后来遇见了年轻的她,产生了感情,但他妈妈经不起这打击抑郁去世,他一度恼恨她,发誓不让她走进那个家门。而她不久后生下了我,在我5个月时,爸爸的工厂突然失火,财产亏空,债主上门逼债,爸爸一气之下突然离世。她被逼无奈,只好另找出路,她把我放在他家门口,附上DNA证明。后来,她找过我们,但我们离开了那座城市。她想他一定会把我送人的,没想到,他一直把我养到现在。那年,他才18岁。
  
  她的话我没能再听下去,我跑回家,他正在厨房里忙活,桌上有很多菜,一个漂亮的蛋糕,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14根蜡烛。
  
  我跑进狭小的厨房,抱着他油腻的手,大哭起来。
  
  他明白,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尴尬得站在那里,他说,许小木,去留你自己决定吧,咱家里不富裕,你……
  
  我没有再让他说下去,我说,许森,你不想要我了吗?不管咱家有多穷,我只有你,我只需要你。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明白了很多东西。
  
  那年,我14岁,他32。
  
  还他一个完整的家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我依然和他生活在一起,还是我们两个。
  
  我长大了,比他还高。只是我总在想,一个男人,最好的光阴应该是用来做男人的,而他却用在学做我父亲的事上。我想,我欠他一个完整的家。
  
  几年过去,我已经大学毕业,我把王英又请回了家。我想,爱他,为什么不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呢?
  
  今年,我22岁,可他已经40岁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