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窗帘 » 正文

口述:邻居每天夜里干,叫声太大我无法入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54:21  

这两个女孩,一个比我小三岁,叫夏源,湖北人,毕业于舞蹈学院,当时在海淀区一家艺术学校当老师。

夏源身高一米七,舞蹈老师的身材不庸赘述有多标准了,更要命的是她脸蛋长得也非常漂亮,眼睛大而灵动,皮肤白皙光滑。

她经济条件不错,她租了三居中最大的一间,带独立卫生间。

另一个女孩,除了知道她叫杨苹,其他方面,一概不详。

不要怪我人缘不好,连自己的邻居都相处不来,实在是她为人过于冷漠,平时从来不和我们交流,我只能从外表来描述对她的印象,她身高大约一米六,喜欢穿高跟鞋,衣服偏冷色调,长卷发,化淡妆,中等姿色,身材略胖。

从脸部皮肤还有气质,能判断她不会太年轻,年龄最起码在28岁以上(后来事实证明她当时是32岁。)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谁能料到,我们这三个年龄、性格、背景迥异的新时代女性,在这套小小公寓中,日后竟演绎出一段曲折离奇的人间悲喜剧。

夏源是个开朗的女孩,我们俩很快熟络起来,她在北京是有男友的,不过没住在一起,休息日才见面,所以平时我俩晚饭就在一起吃,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聊。

而杨苹很少和我们说话,她也极少在家中开伙做饭,就是做也就煲个简单的粥之类的,我们和她打招呼,一脸冷漠的她只会用“嗯”“啊”简单作答,夏源小声告诉我,她的脾气就那样,我来之前,她和他们两家邻居也不交流。
 

口述:邻居每天夜里干,叫声太大我无法入睡

从夏源那里我还得知,杨苹是做销售的,我当时挺奇怪的,作销售的应该开朗啊,怎么会冷漠成她那样?这样的人能拉到客户嘛?

后来才得知,杨苹在工作时完全是另外一副性格,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杨苹平时总是早出晚归,我们之间照面的机会不多,开始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这一切,都从她交了个男友后,改变了。

这里要说下我们的房间布局,我和杨苹的房间紧挨着,而夏源的房间和我们二人的房间中间隔着一个客厅,同时,我和杨苹各自的床摆放在同一面墙的两侧,也就是说,晚上休息时,我们两人实际上只有一墙之隔。

我不知道是这楼房建设得有问题,还是楼板太薄的原因,反正那道墙是相当不隔音啊

我本身是个比较安静的人,平时玩电脑开音乐都戴着耳机,生怕打扰到别人,而开始杨苹没有男友时,她那屋倒也没有太大动静,所以相安无事。

可是自从杨苹交了这个男朋友,晚上经常带他来过夜,于是,我半夜经常被靡靡之音给吵醒!

不用细说,大家也知道这靡靡之音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杨苹交的那个男友精力特别旺盛,所以他们三天两头就要激情一把,而且,他们ml的时间还不固定!有时在午夜十二点,有时在凌晨三四点钟,而杨苹那个叫声还抑扬顿错的特别缠绵特别响亮!

开始我忍耐着,因为我毕竟是个单身姑娘,也不好意思就这种最隐秘的事,去提起抗议。

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往耳朵里塞上小棉球,有时被他们吵醒后,就打开mp3戴着耳机听音乐,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可惜,人家并不体谅我这番苦心,他们之间的激情开始变本加厉!由原来的三天两头变成了每日必备!

也许是因为他们那张床质量不怎么好,难负重荷,加之紧靠着墙壁,所以他们运动起来,那床就“嘎吱嘎吱”地发出难听的声音,同时有节奏地撞击着墙壁,而且节奏还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经常要持续半小时以上!

我……我……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我想过把床挪开,但是,一是我自己没有那么大力气,二是把床挪到别处,房间里其他摆设都要挪动,安置起来很不方便。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因为我本身神经衰弱,是个睡眠比较轻的人,有时凌晨被他们吵醒后,就经常展转反侧地睡不着,这样一直到天明,早上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去上班,可想而知,一天下来没什么精气神儿,工作起来当然也没有质量,有时还要被上司训斥。

于是,我胸中的怒火和愤懑越积越多,终于到了无法克制的地步!

我决定给他们个警告。

我要爆发了! 那天凌晨,我再次被吵醒,不消细说,他们那屋又响起了肉体和肉体、肉体和床、床和墙壁的连环交响曲,杨苹还是一如既往地“嗨”!

兴之所至,杨苹无比娇弱无比受用地假装大声哀求:“啊……啊……啊,你饶了我吧!”

这边,我坐在床上,已是义愤填膺,怒火中烧!

我心想:饶了你?大姐,你们饶了我行不行?!

我坐在那里,暂时压抑着胸中滚滚燃烧的怒火,我知道,不能在现在警告他们,要是万一那男人被我突然的动静吓成阳痿日后找我算帐,我可担不起这个罪名。

所以,我忍!

半个小时后,这两人终于偃旗息鼓,心满意足地安静下来,那个男人还无比温柔地对杨苹说:“宝贝儿,睡吧……”

杨苹软弱无骨的声音:“嗯,你真坏……”

……

这边怒气冲天的我心想:你们俩人把我的好觉给搅了,自己痛快了,现在想睡个安稳觉?

门都没有!

于是,我做了个深呼吸,伸展双臂,运足力量,用我那胳膊肘儿冲着我们之间那道墙,“当当当”就是三下子!

这是在安静的凌晨,可想而知,我这三下子的威摄力有多大,足以起到震慑他们的效果。

他们二人当时可能是愣了一下子,因为我听到那男人小声问:“这是干嘛呢?”

杨苹冷冷的声音:“是啊,大半夜的,敲什么敲?有病吧……”

我心想:有病?你tm才有病呢!有你这样的么?老大不小了,为了自己的逍遥快活,完全不顾人家正常的作息规律?

这墙不隔音,你不会不知道吧?以往,这屋那屋有点什么动静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你们大半夜的办那事时怎么就不能稍微照顾一下邻居的感受呢?

我忍,可是你们也得有识有赏的啊,我不是大闲人,我是个朝九晚五上班天天挤公交地铁的小白领,要靠人家脸色吃饭的!你们这样夜夜折腾搞得我天天睡不好上班没精神,要是哪天我被老板炒了,你们养活我啊?

想到这里,我一不做二不休,双臂一振,用胳膊肘儿冲着那墙又是“当当当”响亮的三下!

这一回,我想他们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片刻后,那个杨苹,怒气冲冲地叨咕着:“大半夜的没事找事是吧?多管闲事……”

这个时候,我已经被怒气鼓动得浑身是胆,我心想,反正你们也不让我好好休息,与其这样天天忍耐搞得自己睡眠不足乱浑身无力被老板骂,还不如放开胆子和他们大干一场!

所以我正襟危坐,单等着他们来找我理论。他们要是敢来找我,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说你们天天半夜折腾动静这么大完全不顾他人感受,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睡眠!我晚上睡不好白天工作没精神,忍无可忍才给你们个警告的!

要是他们还敢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索性撕下脸皮和他们吵,如果那男的敢动我我就报警,到时看谁丢脸!who怕who?

凭心而论,我不是个泼辣的人,甚至平时还很文静,但是,再老实的羊被逼急了也会踢人,姑奶奶我不发威,你们也别把我当病猫啊!

这样想着,我根本不怕他们。

而且我心中琢磨着,谅他们没胆量来找我,毕竟这种事,是闺房秘事,谁好意思放在台面上来说啊?

不出我所料,后来那个杨苹嘴里还叨唠着什么,但被那个男人给劝住了,隐隐约约听到那男人劝慰她:“行了行了,别跟她一般见识……丢人……明天咱们把床挪一下……睡吧睡吧……”

再后来,就安静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