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包装 » 正文

情迷拜金女友 归去来兮亲情逆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58:01  

  ()

  我从未想到过一向好脾气的父亲,竟然会如此强烈地反对我和女友徐丽的婚事。

  徐丽比我小3岁,她身材丰满颀长、笑容娇俏可爱,站在人群中只需一眼就能惊艳全场。第一次见面,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了。当时,她身边不乏追求者,我自然也不甘落后。我约她出来,她也不拒绝,但对我的表白和暗示佯作不知。我们的关系算得上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当我渐渐地对她失去信心,想要斩断这段关系时,她就会对我热乎一下。等我迎上去时,她又躲开了。这种暧昧的状态,让我取舍不得,分外纠结。

  到了我二十八岁那年,这样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多。我的父母开始着急了,而我也对徐丽渐渐失去了耐心。在他们的压力下,我开始尝试着接受一轮轮的相亲。

  在相亲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位做教师工作的女孩刘明静。她为人十分开朗活泼,外形虽然比不上徐丽那么亮眼,但绝对也算得上一位清秀型的美女。最重要的是,跟她在一起,我感觉十分放松。就在我打定主意想要跟这位女孩交往的前一晚,徐丽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她说她心情不好,想要我去陪陪她。我明白,只要踏出这一步,可能我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毕竟,我用了那么长时间才斩断自己对徐丽的情丝。

  可是,她的声音诱惑着我的神经,让我不由自主地回绝了刘明静的约会,跑去安慰徐丽。当我赶到徐丽所说的地点时,她已经喝得微醺了。我忍不住问她,你到底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她望着我,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眨了眨,突然就吻上了我的唇。我愣住了,良久都回不了神。她却笑了起来说:“你喜欢我吗?敢不敢做我的男朋友?”

  久违的幸福就这么突如其来的降临了。我当然愿意了!交往三个月后,我就把徐丽带回了家。母亲倒是没说什么,可是父亲却坚决反对,一顿饭吃下来,他都没有给徐丽好脸色看。徐丽走后,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反对,他就直接说,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做他的儿媳妇!

  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跟父亲吵架,我不肯让步,父亲也不愿多作解释。因为她,我与父亲的战争不可避免地开始了。每次回家,我们都会吵得不可开交。他甚至说,如果我娶了徐丽,他给我准备的婚房与新车都要收回。我赌气地搬到了单位宿舍。

  原本以为只要我坚持非她不娶,父亲总会妥协的。于是,我开始对父亲阳奉阴违起来。毕竟,我要跟徐丽结婚也不想跟家里闹翻,更何况没有房和车,我怎么好意思去向她的父母提亲。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月,徐丽的父母也催着我们办婚事,并提出要我家出10万元的彩礼。而我的积蓄几乎都用来装修房子了,彩礼钱从何处出呢?见我迟迟没有动静,徐丽开始冷落我,不接我电话,不回复我的信息。因为钱的事,偶尔她出来与我约会也会闹得不欢而散,我只好一个人去喝闷酒。那天她提出再不结婚就分手,我急了拉住她的手,问她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

  没想到她竟然说是的。她说那时她刚分手,心情不好想找个人陪。而我追了她那么久,竟然去跟别的女人相亲,这让她很不甘心。她以为我家很有钱,哪知道我的父亲却不同意婚事!她的这些话,令我啼笑皆非,这就是我想携手一生的女人,这就是让我奋不顾身的爱情吗?

  倾心呵护的爱情竟然如此不堪,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个悲剧。那天晚上,我又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宿舍,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母亲伏在我的病床前,双眼通红。原来我竟然酒精中毒了!父亲听说我最近经常喝闷酒不放心,非要母亲给我打电话,可我一直没接电话。父亲立即与母亲一起来看我。母亲还说,父亲已经想通了,既然我那么爱徐丽,他愿意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当聘礼。望着双亲两鬓的白发,我忍不住鼻子一酸,落下泪来。我说,我跟她已经分手了!这世上没什么比你和爸对我更重要!

  和徐丽分手后,我听说她又认识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我才发现父亲的眼光太独到,她一直是个拜金女。或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但她不是最爱我的那个人。

  一想到为了所谓的爱情而轻易放弃了亲情,我就觉得无地自容。好在我及时醒悟,还未对父母造成大的伤害。未来,我将用尽全力报答父母的恩情。如果有一天,再次遇见爱人,我希望她也能和我一样珍惜父母,珍爱家人。(左左)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