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 正文

60年代婚外恋:老婆给别的男人织毛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4:14:41  

我是家中的独子,虽然我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但我家是几代单传,所以妈妈特别看重我。1970年,我还只有21岁。住在三阳路的一位街坊,我叫他赵奶奶,她给我介绍对象。女方叫翠,比我小一点,父母早亡,她在一家生产鞭炮的烟火厂上班。我是一个喜欢漂亮女人的人,翠长得还不错。见面后,我说行,我妈也同意了这门亲事。于是,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翠的嘴巴特别甜,每次到我家来,叫得我妈心花怒放。按理,我妈是有女儿的人,对姑娘的感受不至于这样热乎,但因为我妈爱子心切,所以对未来的儿媳就特别顺眼。加上翠的父母去世得早,我妈就像疼亲姑娘一样疼她。

与翠交往了两个月后,翠就跟我妈谈心,说她原来住汉正街的房子,被结婚的姐姐占了,姐姐总是把她孩子撒过尿的被子给她用,她盖着蛮难受。她家里还有一处平房,在很偏僻的地方。她宁可住平房,也不想受姐姐那个气。于是,一个人在平房安了家,平房建在一片坟地里,逢到厂里晚上加班,回家时她总是很害怕。我妈听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就决定让她搬到我家来住。因为我俩年龄小,没有拿结婚证,可我们就这样住在了一起了。

与我恋爱

未婚妻情外有情

我是一个对感情非常专一的男人,虽然没有一纸婚书,但我和我们家都把翠当过了门的媳妇待,生活上完全是一家人了。而且我们俩的关系,双方单位基本上也晓得了。

也不知翠是什么时候,跟另一单位的一个小伙子好上了,他叫刘超,还是单位的一个班长。大概他们已经好了两三个月,同事的议论声才传到我们家。我问翠: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答:只是刘超认她做个干姐姐。但周围的人全部认为他们在恋爱。这事引起刘超单位的重视。刘超的领导就找他谈话,让他不要破坏人家的婚姻。但刘超没听进去,继续跟翠来往。翠在我家住了很久,从来没有给我打过毛衣。可她背着我,在厂里每天中午织毛衣,后来,这件毛衣就穿在刘超身上。他们的关系太亲密,这事就越闹越大。那个年代,很重视个人作风问题,加上刘超的单位性质有些特殊,刘超的行为自然引起单位领导的不满。他单位开始给他办学习班,让他写检讨,写了三次都没过关,最后,还是受到了严重处分。翠也在单位受到批评,也要写检讨,也难过关,最后还是请翠哥哥的同学帮忙,才把检讨写过关了。

这一情外有情的风波过后,我妈就像原谅自己的女儿一样,原谅了翠。我也没有计较太多。因为我喜欢她。她还是住在我家,一住就是四年。

儿女出生

妻子又有婚外情

1974年我们领证正式结婚了。当时,因为翠的哥哥从云南回来,陪嫂子回上海老家。我们就一起去了上海,算是旅行结婚吧。

1975年我们生了儿子,1977年生了女儿。

婚后,翠开始慢慢与我妈过不来了,经常吵架。她要我妈负责我们家的全部生活费用,我妈说,负担不起,就为这,我们闹得分了家。

大概是女儿出世后的三个月吧,翠的车间突然爆炸了。生产烟火的厂,那一炸,就把厂子炸停了。幸运的是,爆炸的那晚她应该加班的,可因为她要给女儿喂奶,就没加班,所以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

这件事给翠刺激很大。后来,她在给远在北京的姑妈写信时,讲述了这件事。姑妈心疼她,想着是她把翠的父母带出来打游击闹革命的,没想到弟弟走得太早了,丢下几个孩子没人照顾。姑妈就委托人关照一下翠。不久,翠就调到了同系统的商业部门工作。两年后,翠在商店里提了柜长。

老婆竟给别的男人织毛衣

翠所负责的柜台上有个业务员余某,在单位不守纪律也不守职业道德。因为在经营方面违规,经常被单位扣工资。翠不知何时与他好上了,只要单位扣余某的工资,她就用柜上小金库的钱补给他。只要有来往单位的饭局,翠就叫上余某同行。

那几年里,我因工作长年驻外地,每个月只能回家休息几天。我不在家的时候,翠就经常让余某来家里,甚至住在家里。听孩子说,余某来后,总是给钱他们去看电影。由于余来家里太频繁,街坊四邻里都看在眼里,等我回家休假时,街坊就告诉我。可翠不承认与余某有私情,我没有办法。

有一次,休假完后,我又外出,翠送我上了车。等她一走,我就下了车。翠以为我已走了,晚上,我突然杀个回马枪回到家里,果然,余某在我家里。翠惊惶失措。家里有两间房,儿女在一间房,翠和余某在一间房。这结果是我断定的,但我不愿意看到。从此,我们开始闹离婚。

这期间,余某因在经营上违纪违规,被判刑2年。后来听说,余某出来后,又犯更严重的经济错误,又被判刑,坐牢7年。但至今翠与他生活在一起。

1991年4月我们离婚了。当年,儿子才15岁,女儿13岁。她不让儿女跟我,说要让我孤独,让我付儿子的生活费。那时,我的工资才180元,加上驻外地办公津贴一起,才300多元。但我每月付儿女的生活费80元。我一心一意赚钱养家,最后落个孤家寡人。

次年再婚

二任老婆也不安分

离婚第二年,人家给我介绍了一位小我6岁的女人,叫陶梅,也是离婚的,带着一个女孩子。她在事业单位上班,不仅工作单位好,而且人也漂亮显年轻。她的年纪看上去比她实际年龄要小十七八岁。我一眼就看好了。我们很快就有了感情。

1992 年8月,我们拿了结婚证。那时,我的工资有一千多块,加上利用工作之便,谋了份第二职业,月收入有三四千块钱。我们的生活过得非常好。周围的同事朋友们经常夸我有个漂亮年轻的老婆。我心里也美滋滋的。陶梅不仅人漂亮,身材尤其的好。我把她的女儿也当着亲生的,照顾得非常好,她女儿吃喝洗之类的事都是我管。所以孩子也亲我,听我的话。

可幸福的生活只过了五年就出了状况。1997年,陶梅爱上了跳舞——去街头舞场跳。由于她漂亮身材好,去了后,很有男人缘。他们都夸她,是跳舞的料,建议她学交际舞。她果真去学了,而且有了固定的舞伴,姓王。她知道我反对她跳舞,而她又不想放弃,所以经常以其他理由哄我。有一天,她告诉我出去打麻将,等她走后,我发现她没带钱,断定她又去跳舞了。我打电话告诉她,我在家把饭做好了,让她回来吃,她不回来。于是,我骑着摩托车去舞场找她,结果她让人把我的车胎戳破了。

陶梅跳舞跳上了瘾,一跳就是三年,跳到通宵不归,她的女儿都是我一人管。不管我如何劝她训她,跟她闹,她就是不收心。我背着她调查过那个姓王的舞伴,才发现他哄陶梅,说他是工商局的,其实他是个无业人员。可是,告诉陶梅真相她也不收心,照旧玩得通宵不归。我们就经常为她跳舞怄气。也许她知道,我太在乎她了,于是提出离婚来要挟我。起先我是不同意,后来闹久了,心也吵冷了,我也想通了,当我提出离婚时,陶梅感到太意外了。原来她只是想吓唬我一下,没想到,我真的下决定要离了。

2000年,我和陶梅离婚了,结束了我的第二次婚姻。

我不明白,我这样专情又顾家的男人,为什么总是笼不住老婆的心?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