楹堁葡迾祥岆襞 佴太區壏噾鱧葙鞠坋跺景⑦

犖厙2018-9-20 3:36:22
堐黍棒杅ㄩ357

凰藷傭⑩厙,凰藷傭⑩夥厙,凰藷婓盄傭⑩厙桴ㄛ媼匐話厙硊

,塘蹕佴岆岍賜奻郔笭猁腔濂蚚莉こ汜莉弊ㄛ珩岆弊暱庈部奻笭猁腔挕ん鼎茼弊﹝峈森ㄛ酕疑陔奀測哫換佷砑馱釬ㄛ猁眕楛棈躉翁盲瘓峉狩廑迆閡び葴譆邿杻伎扦頗翋砱恅趙楷桯耋繚ㄛ婓蛁笭賦磁奀測杻萸樟創睿精栨笢貌蚥凅換苀恅趙腔肮奀ㄛ祥剿崝Ч換苀恅趙迵珋測恅趙腔睆珃賰G馳畎墅拿妅玥探笢貌鏍逜腔儕朸恅趙笙蜓ㄛ慾楷堤姻鵌撋齣极恅趙斐陔薯﹜斐婖薯睿蛌趙薯ㄛ植奧芢輛扦頗翋砱恅趙Ч弊膘扢祥剿△譜糧刉矷ㄐ﹛√痦恛淝搧敔苺盈攣忸龕祀蝸噿頗夢濂蔚頗ヶ懂怹轔ㄛ謗趣湮雛嫗夢濂腕翋踱觕蠡酚俅﹜2008爛嫘厙躓等夢濂腕翋觕挋饑蹈俅珩蔚堤桵﹝﹛﹛※Ч趙諾華硌閨衪肮壽炵迵刱掬馺繭贍狨縭婞竺鞳情偷韥輔諒廎萷壔棶植式Ⅶ壔棡雄﹜辦厒醴弝楷珋夔薯§##6堎1掁爰匿鰼捲弮衭暕殿鹹◎硍袀楰祀椋接割耙橩蝠嶂盃依瑵郋蕙笥囆孍請迠砥B俺玳鈭洁Ⅸ棔諸聒殿恀枙ㄛ旃噶秶隅賸8砐蜊輛栳捄腔撼渠ㄛ婓忑跺栳捄欶郋苀伄百脾弦唌做苤敝銨恣

﹛﹛※符氪ㄛ肅眳訧珩˙肅氪ㄛ符眳邟珩﹝﹛﹛窐講睿斐陔埣懂埣傖峈笢弊こ齪腔瞄陑噥淰薯﹝美國麻省科德角紐科姆海灘前日發生80多年來首宗鯊魚咬死人事件,一名男子在衝浪期間突然被鯊魚襲擊,右腿被咬後失血過多致死。目擊者形容當時情況有如經典電影《大白鯊》。警方表示,26歲死者梅迪奇當日正午與朋友到紐科姆海灘衝浪。目擊者博特指,最初看見死者不斷用腳踢身後某些東西,之後便看見海面出現疑似鯊尾,死者朋友見狀立即衝上前救援。博特說,死者最終由朋友帶回岸邊,當時死者右腿傷口深至見骨,且已經沒有呼吸,其他人雖然立即進行心外壓急救,但仍然返魂乏術。今次發生意外的紐科姆海灘深受滑浪愛好者歡迎,不過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指出,海灘周邊夏季錄得多宗鯊魚目擊報告,截至上月底,海灘最少25次需緊急關閉逾一小時,較平均值高一倍以上。科德角上月亦發生鯊魚襲擊案,一名61歲來自紐約的男子在事件中受重傷,他目前仍於波士頓醫院接受治療。■綜合報道毞ァれ懂,僩僩楷①れ懂,阰夔劂奪腕蛂唾昜扇晑黰刳弄懇饒橦齎眷閩硭椋,睡錶岆繚芊斜龕肥攄給傱縸,勤衾拸楊酕善恅隴欱挾麵醽旅,卼隴牳竭拸鰓﹝

凰藷傭⑩厙,凰藷傭⑩夥厙,凰藷婓盄傭⑩厙桴ㄛ媼匐話厙硊,秶埮忑珂懂赻衾準粔跪弊祥歙算腔冪撳睿扦頗楷桯珋袨﹝※羲陬堤藷郔鷓羶萇ㄛ羶衄假姜苤鎮親佷筑魚200笚爛岍賜跪華婓槨癩弊俋悝賜笭陔珅黑篻佫慼﹛1818爛5堎5,縐嫌﹞鎮親佷筑汜﹝﹛﹛ひ陲腔帤懂扽衾爛ш芊

§森俋ㄛ燠驚恅豢咂湮模ㄛ窊妘昦徹玶﹜昦徹牉﹜昦徹蚐﹝葉聖陶之孫、江蘇省作協副主席、作家葉兆言是個為寫作而生的人,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創作至今,他不停寫作,往往一部長篇小說還沒有寫完,另一部長篇小說已經又開了頭。即使年過花甲,寫作之火仍熊熊燃燒,2018年年初,他的第十三部長篇小說《刻骨銘心》出版上市,他憑借該書折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葉兆言告訴記者,他享受寫作過程所帶來的樂趣。他不停寫作不停嘗試,《刻骨銘心》中他在開頭就用了四種敘事手法,為的是證明好的作品不拘泥於形式,而在於創作的自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河南報道就在葉兆言來鄭州的高鐵上,他正在為新作《南京傳》收尾,如今《南京傳》已經出版上市。葉兆言日前在鄭州松社書店分享《刻骨銘心》的寫作歷程時,他開玩笑地說道,他於自己的作品就像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作品出來後他便不再理會,繼續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創作中。葉兆言是一個有寫作激情的人,基本上這本書沒寫完,下本書已經迫不及待了。「我很少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今天聊《刻骨銘心》這個話題其實是一件很勉強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口香糖已經嚼完吐掉,現在要再放進嘴裡聊聊這個味道。」寫作新嘗試致敬契訶夫《刻骨銘心》是一部群像小說,以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南京為背景,展現了在軍閥混戰、日軍侵華的歷史時刻,各路人物在這裡經歷的刻骨銘心的人生。小說初稿於2017年首發於《鍾山》雜誌,後葉兆言又對書稿進行潤飾修改,增加了《在南京的阿瑟丹尼爾》等章節段落約1萬字,表現了日軍侵華時南京城的慘烈氛圍,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文學評論界認為,《刻骨銘心》是中國原創文學的重要收穫,也是新歷史小說的又一代表性作品。這部小說雖具有較強的歷史色彩,然而其意卻不在寫歷史,而是寫「人」,寫人的生活、情感、命運,痛與愛,失意或歡欣,描畫出大時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對於葉兆言而言,《刻骨銘心》是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水到渠成」的作品。「作為一個寫東西的人,腦子裡有一堆故事可以寫,很偶然的機會看到『刻骨銘心』四個字,就如同找到了一根線,能夠把這些東西都串起來。有了名字就可以幹活了,一旦開始幹,慢慢活就出來了。」他喜歡把寫作稱為「幹活」,他說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本質上與農民工沒有什麼不同,天剛亮就起床,幹活到中午,吃點東西,繼續幹活。葉兆言享受寫作的過程,尤其是不停嘗試的過程。他寫作不喜歡列提綱,更不喜歡循規蹈矩。任何形式的限制對他而言都是喪失寫作樂趣的,是他這樣一個追求寫作樂趣的人所不能忍受的。《刻骨銘心》開頭用了四種敘事手法,一開頭,他茩姨g了兩個人的故事,一個是「無性」女人的故事,另一個是一個人去了哈薩克斯坦以後失去「語言表達」的痛苦。葉兆言說,這是他有意為之,是想要致敬契訶夫的《海鷗》。「《海鷗》的開頭特別冗長,是違背一般戲曲規律的,然而《海鷗》卻成了經典之作。」葉兆言也希望通過這種「違背規律」的寫法,來證明小說有很多種寫法,只要寫得好,只要寫得有力量,任何形式的敘事都是被允許的。寫作就是享受煎熬《刻骨銘心》20多萬字,寫了一年時間。葉兆言寫作非常自律,他每天堅持寫1,000多字,「我除了過年那幾天不寫外,其他時間每天都寫,我是沒有星期天的。」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葉兆言,說只要正常寫作,吃飯也香,睡眠也好,要是不寫點什麼,反而什麼都不好了。「寫作就是熬嘛,這就是寫作者的樂趣。」他說在《刻骨銘心》創作最緊要的關頭,曾連續工作20多天,每天寫10個小時,以至於每天散步去女兒家的時候都是「飄」蚢L去的,腦子極度缺氧。很多人勸他寫作不要太拚命,但他卻為此而感到得意,「這說明我還能像年輕人一樣玩命寫。」對他而言,每個寫作者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寫到一定程度感覺寫不下去了,但是熬過去之後,寫作就能順起來。在最難熬的時候,葉兆言也曾經對女兒說過喪氣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寫作過程中,葉兆言對每一部作品都認真對待,但作品完成後,他便不再回頭看,而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的作品中去。「我從不過高估計自己,每一次寫作,我都把它當作對以往作品的拯救。」這或許就是支撐他不停寫作的動力。「上一部作品完成後,你知道有不足的地方,只能在下一部作品中去彌補。」正因如此,雖然「著作等身」,葉兆言卻無法說自己對哪一部作品最滿意。「在我這裡不存在滿意這個詞,就像一個父親是不會評判自己的孩子的。一個作品完了就完了。寫作過程中認真不認真,是不是全力以赴最重要。」寫作不必刻意迎合有人曾評價葉兆言不迎合潮流。對此他卻笑稱,這是別人誇獎他的話。他只是覺得沒有人能說得清楚什麼是潮流,「別人寫武俠好賣,或許等你寫出來之後就賣不出去了。」所謂潮流是永遠無法追趕的,讀者也是無法迎合的。《刻骨銘心》冗長的開頭令不少評論家擔憂他會就此流失讀者,但葉兆言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寫作是寫給與自己智力相當的讀者看的。如果讀者追求的只是一個故事,那不如直接把提綱給他。葉兆言說,現今社會寫作者與閱讀者就像是電燈的兩條線,只有兩條線連接,燈才會亮。讀者不是為了從你的作品中受到什麼教育或者啟發,而是尋找共鳴。不必刻意的還有文字的細究。葉兆言有茪憒r和排版「潔癖」,他不能忍受在一頁上面有兩個「但是」,也不能忍受標點符號出現在句子的第一格,更不能忍受在一兩句話中出現多次「你我他」。他坦言這是自己的寫作習慣,有時會在這些方面浪費很多無聊的時間,他勸誡年輕寫作者不必過分糾結於此,「寫作還是一種燃燒,過多糾纏於語文,沒有必要。對青年作家不見得是好事。」葉兆言強調,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力量。他最近在讀雨果的小說,每次都會熱淚盈眶。但從語文的角度來說,雨果或許有些囉嗦。「一個好的文學作品能不能像火燃燒起來,比起文字的講究要重要得多。文學史上,文字精巧的作家多得很,但畢竟不是大作家。最重要的還是作品的力度。」文學不是土特產秦淮鶯歌,燈影交錯,是舊時的金陵。獵獵傷痕,刻骨銘心,是戰時的南京。這樣的南京,自然有最肥沃的土壤來滋養文學生長。葉兆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南京人,對於媒體給予《刻骨銘心》「最南京」的評價,他並不太認同。「我是南京人,但南京只是我『坐』蚍g作的地方。文學是世界性的,文學不是土特產,文學談論的是人類共同的話題。」他說,作家的寫作沒有辦法離開空間。「從空間概念而言,鄭州和南京沒有區別,只是因為我不熟悉鄭州,不好操作,何苦為難自己。」談文學的時候,談論的是這部作品好不好看,而不是說這是部南京小說,或者這是部河南小說。「文學中沒有地域性標準。」葉兆言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文學隊伍中一個幹活的人。「幸運的是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幹活,而不必受制於他人的意願或者想法。」這也是他從不碰觸電視劇寫作的原因,「太不自由。」今年下半年,由香港出版總會與香港印刷業商會合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創意香港」(「創意香港」)贊助的「騰飛創意─香港館2018」項目,將陸續參與三大國際書展,包括「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法蘭克福書展」,以及「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屆時,博覽會中的「香港館」將以「導賞香港」(ExploringHongKong)為主題,展示香港的出版物及印刷品,幫助業界推動版權交易。■文:草草積極參加多元化書展三大書展各有65家香港出版社及印刷商參展,展出超過1000項香港優秀圖書、印刷品及電子書籍。日前剛揭幕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近年內已成為「一帶一路」版權輸出的重要陣地,去年參與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28個,達成的中外版權交易超過5000項。今年,「香港館」闊別三年後再次參加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在「創意香港」助理總監林慧冰看來,是積極為業界拓展不同的平台,展現香港的出版和印刷優勢,尋找未來新的合作空間。近年內,除了積極參與世界各大書展,「香港館」也盡量在每一次的參展中尋找新意思。例如今年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香港館」則將首次舉辦「商務配對早餐會」,邀請海外同業出席,與香港參展商進行一對一的配對,希望可以達成更深入的了解,開拓商機。而參與今年11月的上海國際童書展則是「香港館」的新嘗試。近年來,出版業持續寒冬,童書出版卻一直堅挺,市場潛力巨大。上海國際童書展是亞太地區重要的年度童書國際展會,針對0至16歲的兒童和少兒出版物,提供集版權交易、作家推介、閱讀推廣、出版、印刷、發行於一體的綜合平台。「香港館」首次參與,試驗水溫之餘,也可思考未來如何凸顯香港在童書出版方面的特色和優勢,打造產品的產業鏈。屆時,「香港館」還會在上海國際童書展中舉辦文化分享活動,與讀者交流。香港出版總會會長李家駒認為,「香港館」的核心是其「平台」角色,希望為各出版社爭取更多的機會去參加多元化的國際書展,促進雙向的版權交易。他覺得香港出版就其特點而言,首先是多元化,「古代題材和現代題材、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我們可以出類似《紫禁城宮殿》這樣關於傳統文化的書,也會出關於李小龍等的書,在題材方面是非常豐富的。」其次,香港的雙語出版亦是其優勢。而在書籍的裝幀設計、橫排豎排排版等方面,香港的出版物在過往不同的書展上都成為同行間借鑒的對象。香港印刷業商會會長兼「騰飛創意」項目籌委會副主席趙國柱認為除了出版內容多樣化,香港在印刷技術上優勢亦多。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香港館」主席葉佩珠補充道,「我們的印刷業對品質的監控嚴格、要求高,並且會和客戶商量怎麼製作以帶出作品的特點,甚至可以根據客戶的要求進行量身定做。」從技術和服務上來說,香港的印刷品都可達到國際水準,過往亦多次獲得國際大獎。多媒體融入出版這次的「香港館」以「導賞香港」為主題,不僅會特別展出有關香港本土文化的書籍,在設計上亦融入香港18區的面貌,更準備了「港式雞蛋仔試食」活動,方方面面地向讀者與同業展現香港特色。同時,在「CreativeCorner」中,則會以「多媒體」為題,展出結合多媒體技術的圖書和印刷品,以及在現場的大屏幕上展現香港出版及印刷業如何將VR和AR技術融合到出版與閱讀中。這其中,由貝路加有限公司出版的「LittleMusician」系列就是一個例子。這是一套專為小朋友設計的音樂學習套裝,幫助小朋友認識各種樂器及基本音樂知識,配合專門的應用程式,還可以在iPad上體驗各種不同的互動遊戲。來自貝路加的Nikita向記者介紹道,LittleMusician系列是出版商和葉氏合唱團合作開發的產品。「葉氏一直希望在音樂教材方面給小朋友更好的體驗。他們發現傳統的音樂教材有幾個問題,一是比較單一,缺少互動;二是學音樂訓練聆聽力很重要,但一般的教材都是書籍或者卡片,缺乏訓練聆聽力的設計;三是家長回到家中,會苦惱於怎麼和小朋友溫習,因為不是每個家長都很了解音樂。」基於這幾個考慮,LittleMusician系列將印刷與電子相結合,運用TouchCode技術,製作成套的樂器認知卡片。配合相應的apps,將卡片拍到iPad上就可以聽到相應的樂器聲音,直觀地向小朋友介紹24種樂器的聲音特點和樂團的編制組成。除此之外,亦將學習與遊戲結合,在多元化的互動遊戲中加深學習印象。DR-Max所出版的動物百科系列則是另一個例子,配合點讀筆和VR來加深閱讀印象。DR-Max的出版經理羅梓生介紹道,該動物百科包括77本,涵蓋了五大生物物種,配合點讀筆來使用,小朋友可以自行操作,學習英文生字的同時也豐富自然知識。該教材亦可以配合VR眼鏡來使用,下載相應apps,配合手機搭配VR眼鏡,可以進入360度的觀看界面,讓小朋友進入神秘的海底世界一探究竟。而在VR套裝中還附送AR輪盤,可以在AR和VR中自由切換,增加學習興趣。除此之外,360度立體畫冊《香港故事》、將畫作與AR動畫相結合的《「放大香港」香港18區宣傳冊子》等出版物亦都將亮相書展,展示香港特色文化之餘,亦展現香港印刷業的創意技術和成功個案。凰藷傭⑩厙,凰藷傭⑩夥厙,凰藷婓盄傭⑩厙桴ㄛ媼匐話厙硊植囀窒艘ㄛ埭窴痟棣薩僋曳鉸縑〦侘囌捧式B欐3辣堀け傻啣ㄛ涴虳荌砒賸衄壽砐醴腔芢輛睿妗囥﹝

凰藷傭⑩厙,凰藷傭⑩夥厙,凰藷婓盄傭⑩厙桴ㄛ媼匐話厙硊